千叶中文网

第32章 意外

2021-12-24 作者:黑豆红

高子骐匆匆赶回来,就见母亲坐在宽大的座椅上,气得脸色都发黑。

“娘,又怎么了?”

高刘氏哼了一声,不答话。

高子骐又看向张巧巧。张巧巧觉得事情被自己弄大了,正心虚呢,也不敢乱说话。

“都怪我。”刘小妹嘤嘤哭道:“今儿老夫人胃口不好,我想起家里有一道开胃的小菜,就吩咐厨房做了。这道菜比较费工夫,偏偏少夫人家中嫂子来了,午饭一时供应不上,所以,所以……”

高子骐皱着眉头看了看张巧巧。张巧巧马上移开了目光,胡乱点了一下头。

“娘。春花做得不对的地方,你该说就说……”

“我可不敢。你没见刚才在厨房的劲儿,简直要吃人一样……”高刘氏的声音尖利,胸脯起伏不定。

“儿子去叫她来。怎么也要给娘个交待。”

牛春花和嫂子凑合着吃了一顿,边聊天,边等着那边来人。今天存心把事情闹大,牛春花就知道自己婆婆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等正堂的丫鬟过来的时候,牛春花也不推辞。而余娇娇也怕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也应跟着去了。

到了正堂,余娇娇先说话了,“亲家夫人,俗话说长嫂如母,我这妹子年轻气盛,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该说就说,就骂就骂。”

高刘氏只是眯着眼,就当听不见。

余娇娇仍旧带着笑容,自来熟地拉住张巧巧的手,夸道:“这府里风水就是好,看养得这姑娘水嫩的,说了婆家没,用不用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个?”

张巧巧哼了一声,抽出手,扭过头去。

余娇娇又呵呵笑了两声,又拉过旁边的刘小妹,冲着高刘氏说道:“亲家夫人,还是你这里会养人,每个姑娘都像个花骨朵,可把我这妹子给比下去了。我真怕啊,怕你么你们高门大户看不上我们穷山沟里出来的,也怕漂亮丫头们太多,迷了我妹夫的眼,还怕啊,我这妹子处处不称夫人的心,累得娘家也抬不起头啊……”

刘小妹也想把手抽出来,可使了把劲儿,却觉得看着白胖的手竟像个钳子似的,牢牢抓着自己,于是求救地看向高子骐。

可惜,高子骐的目光都盯在一脸平静的牛春花脸上。

还是高刘氏先沉不住气了,看着余娇娇絮絮叨叨说了没完,呵道:“小妹,怎么长的眼色,还不给客人上杯茶。”

刘小妹这才如同得救似的躲到一边。

余娇娇只是又笑眯眯坐回到牛春花身边,夸道:“瞧着丫头训练的,就跟听到天皇老爷的话似的。”

高子骐冷眼瞧了半天牛春花,也不见对方有何心虚,只好先开口问道:“娘子,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难道没人跟你告状?”牛春花环视了一下四周的人。

高刘氏又被桀骜不驯的牛春花气到了,哆哆嗦嗦指着她喊道:“石头,你看到了,你看到了吗,她就是这样跟我这个做婆婆的说话的?”

“春花!”高子骐呵斥道:“我叫你过来,就是不想听一面之词。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看着面色冷凝的妹夫,余娇娇暗地里扭了牛春花一下。

“今天我嫂子过来看我,说是外面我的闲话满天飞。我倒不知道咱们这个森严的高门大户什么时候像个敞开了大门的戏台子,随意让别人评论。”

高子骐看了一下众人,脸色又沉了沉。

“这也就算了。中午我留嫂子吃饭。厨房送来了一盘青菜,一盘豆腐,一盘碎肉,还有几个咱们下人吃的粗面馍馍。我倒不知道高府二夫人连个下人的地位都不如,谁都可以评论,谁都可以欺负,就连家里人来了,也被下人们这么糟践。”

“娘……”高子骐询问地看着高刘氏。

高刘氏目光躲躲闪闪,“我,我哪知道中间会出这么多事?”

“表哥,你也别怨姨妈。你怎么不问问她是怎么欺负刘小妹的,是怎么打砸厨房的。整个厨房都被砸烂了。姨妈都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牛春花嗤得笑了一声。

张巧巧怒目而视,“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呵呵,我是笑你怎么自甘下钱呢。不说对着正经的表嫂尊重,反而处处跟一个下贱丫头做姐妹。”

刘小妹“啪”的一声跪在地下,呜呜哭道:“老夫人,我知道您疼我,惜我,您把我派到少爷身边,我感激您,可因为我发生这么多事,我,我,您还是让我回来伺候您吧……”

看着刘小妹跪在地上,缩成一团,张巧巧走到她身边,把她拽起来,说道:“和你没关系。都是她容不得人。小妹本来就是姨妈给表哥准备的……”

“巧巧,你乱说什么?”高子骐严厉地喊道。

张巧巧嘟着嘴,“本来就是。要不是她拦住,不让小妹近你跟前一步,你们早就……”

“早就什么?这是你该说的话吗?女戒你是怎么学得?看来高府也容不下你了,李管家,去,叫人套车,把表姑娘送回去。”

“你敢!”高刘氏噌地站起来,“你妹妹不过说错两句话,你就这样对待她?你忘了你在书院读书的时候,你姨妈怎么对待你的?你上京赶考,我心疼你,让你媳妇儿跟着,又是谁陪着我说话逗笑的?现在,就因为这个搅家精,你要把你妹妹赶出去。你让她怎么见人。”

随着高刘氏一番咄咄逼人的话出口,张巧巧早委屈地泣不成声:“表哥你从来没有这么骂过我。都是她,自她来了,我做什么都是错的,呜呜,我恨死她了……”张巧巧哭着冲着牛春花撞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牛春花本来坐在一旁看戏,冷不丁被撞得从圆凳上跌下来,霎时一阵钻心的疼。余娇娇连忙把牛春花搀起来:“没磕到吧。”

牛春花咬着嘴唇没说话,肚子一阵绞痛,不会是这个时候来了葵水吧。这可丢大人了。

余娇娇见牛春花不吭声,再仔细一打量,只见她额头全是豆大的汗珠子。于是也急了,喊道:“你这是怎么啦,撞到哪儿啦?是肚子疼吗……”

张巧巧也吓坏了,连忙叫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她不是装的吧,那什么苦肉计……”

牛春花也不理她,冲着余娇娇微弱地说道:“嫂子,你,你把我背回去,我走不了了。“说着,脸上的汗珠子已经滚下来了。

“好,好,你别说话。嫂子背你。”余娇娇蹲下身,去背牛春花,却不得劲,又赶紧转过身,一把抱起牛春花往他们的小院走去。

牛春花窝在嫂子的怀里,泪珠子自然而然就也滚下来了,不知是疼的,还是委屈的,总之心里突然冒出一股特别难受的感觉,仿佛要失去什么一般。

高子骐还以为牛春花真得在装,因为牛春花的身体壮得跟头牛似的,轻易不生病,所以,一开始还为她的欺骗生气。自己都站在她那边听她解释,为她开脱了,难道她就不能为了自己,对母亲恭敬着点吗?

这时,不知谁颤抖着喊了一句,“那是什么?”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注视到那个小丫头身上。

小丫头慌忙指着地上的暗斑说道:“这,这里……”

其他人不明所以,高刘氏先胆颤了,“快,快去请大夫,请大夫……”

“娘,怎么了?”高子骐也焦急问道。

“先请大夫,大夫来了说。快去!”高刘氏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许多。高子骐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急急忙忙往外跑,连差点被门槛绊倒,也顾不得整理一下了。

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高刘氏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颓然软在座椅上,嘴里不住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之类的话。

张巧巧含着泪,轻声问道“姨妈,我是不是闯祸了。”

高刘氏心乱如麻,也顾不得理张巧巧,只是嘴里不停地念叨。

那一边,余娇娇把牛春花小心放在床上,才发现衣襟上的鲜红,一下子吓得脸色都白了,“春花,你,你这是什么?”

牛春花早被疼地捂着肚子团成一团,看到血迹,也不在意,“嫂子没事,应该是葵水来了。”

“来葵水是这样?”余娇娇的嗓子也大了。

“嗯。”牛春花虚弱地点点头:“我以前受过凉,葵水来时,经常疼痛难忍。”说着,眼泪竟然不自觉地又留下来了。真是奇怪,难道是见了亲人的缘故。以前没这么娇气啊。

余娇娇这才略微松了口气,“那你应该好好看看大夫。男人总是粗心。咱们女人可得心疼自己。这可是大事。”

牛春花听话地点点头。

余娇娇转身又跟牛春花倒了杯热水,喂了喝下了,说道:“你先睡一觉。嫂子在边上陪着你。”

牛春花嗯了一声,合上了眼。

突然,余娇娇看着牛春花脸上不断留下的汗珠,鬼使神差问了一句:“你们上次那啥多久了?”

“啥?”牛春花又睁开眼,有些疑惑地看着余娇娇。

“那啥,你们那啥。”看着牛春花依旧不解,余娇娇也着急了,“你们上次同房是什么时候?中间来过葵水吗?”

牛春花的眼睛也越瞪越大,那时候还在路上吧,到现在最少也一个多月了。不过自己的葵水本来就没规律。但,一想到那种可能,牛春花真是慌了,“嫂子,嫂子,快给我请大夫,快请大夫啊……”

牛春花泣不成声,如果真得是,那自己决不能原谅自己了!

关闭